關於部落格
  • 3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聊天記錄“複活”

  王宇   “綜上,吳林的辯解沒有依據,建議法庭不予採信。”2014年11月18日,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檢察院公訴人徐培亮在法庭上運用證據對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罪被告人的辯解予以一一駁斥,整個過程環環相扣、無懈可擊,被告人終於啞口無言,旁聽席上發出聲聲贊嘆。   2014年7月22日,民警在宿遷高速路口抓獲張紅生、趙清二人,查獲甲基苯丙胺(以下簡稱毒品)29.775克。二人交代了販賣、運輸毒品的犯罪事實,並供述查獲的毒品是從南京的吳林手裡購買的。另外,二人還交代了之前在某高速公路服務區從吳林手裡購買毒品14克的犯罪事實。   同月30日,民警在宿遷將吳林抓獲,並順藤摸瓜將剛從其手裡購買毒品的徐亮抓獲,當場扣押毒品19.689克。   9月22日,案件被移送審查起訴,宿城區檢察院檢察員徐培亮擔任承辦人。   徐培亮閱卷發現,張紅生、趙清及徐亮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吳林雖然承認販賣、運輸毒品,但對數量提出異議。他稱自己第一次向張、趙二人出售毒品10克,第二次向張、趙二人出售毒品20克,向徐亮出售毒品10克。   徐培亮仔細分析證據材料,認為公安機關認定毒品數量的證據確實充分,吳林可能想通過減少數量降低量刑幅度。   11月18日,宿城區法院開庭審理此案,該市40餘名公訴檢察官旁聽觀摩。   當公訴人宣讀完起訴書後,審判長詢問吳林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是否有異議,他立即提出異議:“我販賣、運輸毒品的數量沒有指控的那麼多。”   徐培亮早料到吳林會有如此表現,決定以其7月22日向張紅生、趙清出售毒品29.775克的犯罪事實為切入點,層層突破。他向法庭出示了查獲的毒品照片,張、趙二人簽字確認的扣押物品清單,鑒定機構的鑒定意見及張紅生等人的供述,證實起訴書中指控的數量。   吳林辯稱:“查獲的毒品不一定都來源於我,可能是張、趙二人與我交易後另行購買的。”   徐培亮指出:民警抓獲張、趙二人的時間與交易時間間隔較短,再從他處購買毒品的可能性較小,且二人向包裝袋中另行添加毒品也不合常理。同時,張、趙二人均供述毒品自吳林處購買,重量、包裝等描述也與查獲的毒品相符。   面對公訴人出示的一連串證據及絲絲入扣的分析,吳林慌張起來,辯解前言不搭後語。徐培亮知道,吳林的心理防線開始崩潰,他決定趁熱打鐵。隨後,他向法庭出示了吳林與張紅生交易前的聊天記錄,記錄顯示了雙方約定交易毒品的單價、數量、總價。   似乎沒料到已經刪除的聊天記錄會被提取,吳林很激動:“雖然這樣約定,但後來我沒那麼多東西,所以交易數量比較少。”   徐培亮緊接著指出:“聊天記錄上約定的單價、數量、總價與張、趙二人的供述基本一致,且數量與查獲的毒品數量一致,能夠相互印證。”   見到這種情況,吳林似乎感到自己的辯解不可能被法庭採信,繼而尋找新的理由:“張紅生他們可能受到刑訊逼供,所以他們說的是假話。”   面對吳林蒼白無力的辯解,徐培亮暗自高興,他知道吳林已經黔驢技窮,只要進一步戳穿其謊言,就能讓其認罪服法。他出示張紅生、趙清的入所體檢表,庭前供述及當庭訊問所得供述等,證實張、趙二人並未受到刑訊逼供,供述均系真實意思表示。   至此,吳林低下了頭,不再多作辯解。在接下來的庭審中,對於檢察機關關於其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的另兩起指控,他要麼保持沉默,要麼回答“沒有異議”。   但庭審並沒有就此風平浪靜。吳林的辯護人隨後提出沒有對毒品的含量進行鑒定,定罪量刑應考慮毒品純度。面對質疑,徐培亮不慌不忙地予以反駁:“可能判處死刑的毒品犯罪案件,鑒定結論中應有含量鑒定,吳林的犯罪行為尚未達到死刑的量刑標準,可以不做含量鑒定。同時,刑法明確規定,毒品數量不以純度折算。”   最終,法院採納了檢察機關的全部指控。2014年12月18日,法院以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吳林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萬元。   公訴人簡介   徐培亮,男,1981年1月出生,江蘇宿遷人,2009年進入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檢察院工作,現為該院公訴科檢察員,辦理審查起訴案件300餘件,所辦案件無一差錯。2013年、2014年,連續兩年被評為“全市檢察機關十佳公訴人”。  (原標題:聊天記錄“複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